首页 > 整理研究
整理研究
研究项目
再造善本
中华医藏
典籍史话
题跋整理
中国古籍保护与研究
书志丛刊
文津流觞
重点实验室
中华再造善本工程

  2002年5月文化部、财政部联合发文,实施“中华再造善本工程”。为了使这项工作健康有序地进行,特成立了“中华再造善本 工程规划指导委员会”和“中华再造善本工程编纂出版委员会”。宗旨是通过对珍稀善本的“再造”,使之化身千百,分藏于各地,从 而确保珍贵文献的传承安全并扩大流通,促进古籍善本最大限度的传播和利用。这是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坚持中国先进文化前进方 向、促进文化艺术的繁荣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一项重要举措。它肩负着时代赋予的历史使命和为子孙后代着想的巨大职责。

  在中华再造善本工程编纂出版的过程中,我们欣喜地看到,由于历史原因造成同一部书分藏几地的,此次得成完璧,即便未成完璧,也已经最大程度合龙,几部相同版本残本配补成为完帙或接近完帙,这都极大方便了读者,服务了学界。如元刻本《学易记》,全书为九卷,《中国古籍善本书目》著录,国家图书馆、辽宁省图书馆分别藏有一残帙,具体存卷没有注明。经查,国家图书馆存卷四至九,辽宁省图书馆存卷一至三,恰好合为全帙。更让人欣喜的是,经仔细核查,两部残帙原来竟是一部书,历史上流散的文物,今天通过再造善本的方式,重新聚合在一起,让亲历此书聚合的同仁欣喜之至,更深刻理解了再造善本工程于文化建设的无量功德。

  《中华再造善本》在财政部、教育部、文化部等上级领导机构的支持下,在承办单位的努力和协作单位的支持下顺利完成,并在制作过程中陆续走入国家图书馆、100所高等院校、31家省级图书馆以及国内外学术机构、收藏单位还有学者、收藏者的案头,得到充分利用。一些学者使用再造善本已经形成了新的成果,如民盟中央副主席、中央文史馆馆长、北京大学教授袁行霈先生,一直致力于陶渊明研究,本人购置了再造善本中所有陶集,用于研究。著名学者冯其庸先生自费购置了《再造善本》中《史记》的全部版本进行研究,并有了项羽死于何处的新观点。社科院陈高华先生使用再造元刻本《蒲室集》解决了他研究中一个困扰多年的问题。台湾中央研究院中国文哲研究所林庆彰研究员断言,《中华再造善本》中收录的元刻本,将使他“以往著述中的很多观点都将重写”。台湾东吴大学图书馆馆长丁原基女士说:“对中国的古文献来说,能够有这么一次将它普及的机会,这是非常了不起的……很有利于发扬中华文化。”一些专题纪念馆购置相应的再造善本,补充馆藏,对外展示。学界认为再造善本解决了过去研究中难以找到一手资料的问题。

  2008年初,《中华再造善本》一期收唐宋金元时期善本758种,已圆满完成,29种二期工程“明代编”、“清代编”的古籍也完成了试制。在最终的绩效考核中获得92.6分的高分,成为近年文化项目中执行较好的单位。《中华再造善本》已初步实现了项目立项时“继绝存真、传本扬学”的目标。

  2007年,中华古籍保护计划启动,《中华再造善本》作为古籍再生性保护的典范,成为中华古籍保护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

联系我们
电话:010-88544649
传真:010-68476406
扫描关注我们
保护计划
简介
工作机构
政策法规
规划
标准规范
工作简报
相关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
中国国家图书馆
国家典籍博物馆
中国古籍保护协会
北京大学图书馆
中国社会科学院图书馆
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
各省保护中心
电话:(+86 10)88544317  © 国家古籍保护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