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独立知识分子
  著者/何怀宏著
  出版社/重庆出版社
  ISBN / 978-7-229-06160-9
  出版时间/ 2013年8月

  何怀宏的文论集《独立知识分子》,与许多专门研究知识分子问题的著作不同,它没有过多陷入对知识分子概念的界定和争论,也没有教科书式地梳理知识分子的历史与现状,而是从中国文化传统出发,从中国知识分子近代以来的实际处境出发,从活生生的人出发,紧紧围绕知识分子的职业伦理,精神立足点,知识活动的价值坚守,人格与操守,鲜明地提出了自己的观点,那就是,将“独立”作为知识分子精神存在的“第一义”,即一个知识分子必须先有比较独立的精神人格,然后才是其他。在作者看来,这种“独立”是尽可能在人格、精神和观念上独立,包括经济上的自食其力,以及内在的和外在的尊严。

  作者进而深入探讨独立于什么,怎样才算独立,以及如何保持独立?他指出,知识分子首先独立于权力,也独立于金钱,还应独立于“大众”。独立主要指一种精神人格的独立。也就是说,精神独立最重要的根源和动力还在于精神本身,这就要求我们淡化物欲,将一种更高的追求置放在面前。知识分子要独立,首先他自己在精神人格上要站起来而不趴下;要获得社会的尊重,首先要自尊自重,而不要自污自毁;要努力以独立精神扩大独立空间。作者说,独立并不是什么很高的要求,尤其在社会较正常的情况下;但同时独立又可能做起来很难,变成一种很高的要求。比如,遇到权力,金钱,大众中的两者结盟甚至三者结盟时,这时的知识分子要保持自己的独立就不仅要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而且要做到“虽千万人,吾往矣”。

  事实上,正如作者所说,独立之提出并不是他的发明,首创,陈寅恪就提出了“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但应该看到,何怀宏在将之强调到最为优先的位置上时,在把问题放置在中国知识分子长期以来受压抑遭迫害的并不久远的历史境遇之中时,他关于独立的论点就有了一种更强的历史感和现实感。“重要的是不讨巧和讨好——无论是讨好权力,讨好金钱还是讨好大众”。作者在评述外国的如苏格拉底,维特根斯坦,萨特,梭罗,罗尔斯等人的思想时,在评述梁启超,鲁迅,陈布雷,史铁生等人时,都注重阐发了独立的精神要义。

  当然,“独立”作为“第一义”是在不同意把“批判”作为“第一义”的情况下提出来的。作者说,他反对将“批判”视作知识分子的首要标志和基本使命,认为不能说不批判就失去了做一个知识分子的资格;独立知识分子不一定都是批判知识分子,但批判知识分子却首先都要有一种独立精神。作者谈到批判与重建的关系,认为过于抬高批判,容易产生怀疑主义,虚无主义。

  总的看来,何怀宏的这部著作,不论其是否得到所有人的赞同,但它具有求实,恳切,坦率,明彻的特色。这也许是它获奖的一个重要原因。

  

  书评人:雷达

国家图书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