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家图书馆馆藏近现代少儿文献展 > 爱国救亡 艰难前行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中国近代出版业大本营上海于1937年11月沦陷,使中国出版业遭到了严重的挫折。战前儿童读物出版业繁荣兴盛不再,一度陷入沉滞萧条的局面。随着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与抗战文艺运动的兴起,儿童读物的出版逐渐出现了转机,儿童出版业在社会动荡中艰难前行。
  由于战争造成时局混乱,原先主要集中在上海等沿海大都市的儿童读物创作队伍及报刊出版机构,随之分为三大块不同的出版区域:以重庆为代表的国统区、以“孤岛”上海为代表的沦陷区和以延安根据地为代表的解放区。全民族抗战开始后,民族危机上升为全国的主要矛盾,救亡图存成为时代的主题,当时的教材与儿童读物都随之表现出相应的内容跟进。无论是解放区还是国统区都建立了相应的以抗日爱国宣传为指导的方针。
  在沦陷区,少儿出版活动也在极其艰难的环境下,顽强开展着。“孤岛”上海以少年出版社与《少年读物》为两个主要出版阵地,采用或公开或秘密的方式,坚持了长达四年之久的抗日爱国宣传和儿童文学活动。《少年读物》创办于1938年,主编是散文家陆蠡,巴金是该刊的主要撰稿人。
 
 
          抗战时期的儿童教材,除了常规内容外,还增加了适应战时需要的各类读本,如防空知识、国防读本等等,无论在各科课本的内容还是封面设计等方面,无一不体现出战时特征。
 
  由于当时经历社会动荡,儿童读物方面的出版情况无论从数量还是质量都比2、30年代有较大差距。即便如此,当时的出版机构还是不遗余力的出版了一系列“战时儿童读物”,聊以弥补战争给儿童带来的巨大伤痛。  

 
 
 
         
 
         
 
  (二)在解放区,共产党在儿童教育方面,实行坚持抗战教育、反对奴化教育的方针。出版的儿童读物注重描写新人新事、新的儿童精神,充满积极向上的格调。各根据地创办的儿童刊物有《边区儿童》、《西北儿童》、《青年儿童》等近20种之多。在国统区,国民政府采取了战时教育措施,加强对各级各类学生的三民主义教育,通过增设战时教材、变通学制和课程等方式适应战时需要。战时大后方创办了《少年先锋》、《少年战线》、《西南儿童》等刊物。  
 
 
国家图书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