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新闻
海外古籍调查│安平秋:谈《日本藏中国古籍总目》
时间:2018-03-19 来源:国家古籍保护中心

  [编者按]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全国古籍整理出版规划领导小组高度重视海外中文古籍整理出版工作,并将其作为五大重点方向之一予以积极推进,通过国家重点出版物出版规划、国家古籍整理出版专项经费规划资助出版了一批海外中文古籍整理出版重点项目。2017年8月,经专家论证,总局和古籍小组将山东大学杜泽逊教授主持的《日本藏中国古籍总目》增补列入《“十三五”国家重点图书、音像、电子出版物出版规划》和《2011—2020年国家古籍整理出版规划》。2017年11月25日,由国家古籍保护中心、山东大学、国家图书馆出版社共同主办的《日本藏中国古籍总目》启动仪式暨编纂方案专家审议会在山东大学中心校区举行。来自全国高校古委会、国家古籍保护中心、北京大学、山东大学、复旦大学、南京大学、中山大学、天津图书馆、山东省图书馆、国家图书馆出版社等单位的30余位专家学者出席会议,并就杜泽逊教授项目组提出的《日本藏中国古籍总目》编纂方案发表意见。现刊发《日本藏中国古籍总目》编纂方案及专家意见,供学术界、出版界参考,以进一步推进海外中文古籍整理出版工作。

  

安平秋,全国古籍整理出版规划领导小组副组长、全国高校古委会主任、北京大学教授

  安平秋教授谈《日本藏中国古籍总目》

  日本收藏的中国的古籍我们大体上是心中有数的,比如日本收藏的宋元版汉籍,我们的初步统计大约在1000部左右。其中,宫内厅书陵部收藏144部,静嘉堂文库收藏253部,其他包括日本的内阁文库、国会图书馆、东洋文库、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东京大学的东洋文化研究所、庆应大学的斯道文库、天理图书馆等。这些收藏加起来,宋元版汉籍大概在1000部左右。但是对日本古籍的总的情况的了解,我们都是借助于日本各个文库目录,也就是各个图书馆自己编的书目。日本的书目的编写应该说是非常认真,也很到位。多年来,中国学者也收集到日本各个文库的目录,但是把它汇总起来,形成一个日本收藏的中国古籍的总的目录,还没有。日本的学者在做数据库,也做得相当不错,相当谨严。而中国的学者也在做,但是还没有最后完成。从中国人的角度看,日本人怎么不那么快地像我们搞全国古籍总目那样做出来?20世纪70年代初期,周恩来总理找人组织编纂中国的善本古籍总目。在座的吴格先生参与了这项工作。日本并没有一个机构来这样做,我想一方面是和中国的国情不一样,第二,恐怕认识上也不太一样。因为我们中国大一统思想比较重,像全国古籍善本总目,70年代初“文革”时期就在做,我们很注重中国有多少古籍、都在哪里收藏。日本虽然也很重视,各个图书馆、各个文库在编,但是并不是要把整个日本大一统地统起来搞一个总目,这恐怕和指导思想也有关系。所以不同的国情、不同的国家的人的思想认识不太一样。

  

静嘉堂文库

  我们今天来做《日本藏中国古籍总目》,对中国学者来说是非常有用的。一个学术项目的价值、意义要看它对当前学术发展是不是有作用,是不是对更多的学者有用。所以我觉得这个项目——《日本藏中国古籍总目》,对当前的学术研究,对当前不仅仅是古籍的整理,对整个中国的文史哲或者人文社会科学的研究都会起到基础的作用,这就是它的价值。

  项目承担人杜泽逊先生也是很合适的人选,在座的各位专家里面有很多对日本的古籍非常熟悉,包括吴格先生、黄仕忠先生、程章灿先生、刘玉才先生、刘心明先生。但是现在请杜泽逊先生来主持,我想有它的道理,选得也很合适。因为我知道泽逊先生这些年和学生一起对日本古籍的情况做了深入了解,比如点校了《经籍访古志》《静嘉堂秘籍志》等几部书,等于在实际上为《日本藏中国古籍总目》做了准备。

  听了泽逊先生谈的编纂方案之后,我有几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编纂方案规定所收古籍必须作者是中国人的汉文书籍。我没听明白是不是必须是在中国刻印的流传到日本去的?比如日本五山版的古籍收不收?因为五山版的书有它的特殊性。同时,作者如果是日本人,如《七经孟子考文》,作者是日本人山井鼎,《四库全书》收了,这次的古籍总目收不收?这有点类似是抬杠的问题,但是值得我们思考。

  第二个问题是,如果我们现在用的是日本方面的书目或者著录,那么日本方面著录并不全对,怎么办?像宫内厅的144部宋元版汉籍,有4部现在证实了是著录有错误,这个怎么办?我看编纂方案里写的“对著录有分歧者则加以考辨,验看有关书影”等等,这还是要把它弄清楚。能弄清楚,如果好弄的还好办,有些不好弄怎么办?这是第二个问题,就是我们用日本方面的著录,它有错误怎么办。而且,更难的是你怎么发现它有错误呢?这要下很大的功夫。

  

东京神保町古书街

  第三个问题是,现在要编的日本藏中国古籍总目所收的都是日本的文库、图书馆著录的、收藏的,那么文库、图书馆之外的呢?旧书店的呢?东京神保町有个书店街,这些街上的那些书店的书算不算?我都是抬杠性的问题。大学的或者是图书馆收的,你有目录,我关注。这类书店不少,也不局限于东京、京都,如早稻田大学附近的书店街、东京大学旁的琳琅阁书店,它们的书收不收?这也值得我们思考。因为日本古旧书店的收藏与今天中国古旧书店的收藏差异太大,无论数量上还是质量上都不可忽视。这三个问题都是有点抬杠性的,怎么处理,总要有个规定。

  (本文为《日本藏中国古籍总目》编纂方案审议会专家意见(上)之一,刊发于《古籍整理出版情况简报》2018年第1期(总563期),第7-9页。转载自“校经处”微信公众号。)

联系我们
电话:010-88545570
传真:010-68476406
扫描关注我们
保护计划
简介
工作机构
政策法规
规划
标准规范
工作简报
相关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
中国国家图书馆
国家典籍博物馆
中国古籍保护协会
北京大学图书馆
中国社会科学院图书馆
中国科学院国家科学图书馆
各省保护中心
电话:(+86 10)88544317  © 国家古籍保护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