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题跋整理
题跋整理
题跋丨 明嘉靖二十七年(1548)黄姬水刻本《兩漢紀》卷三十後傅增湘先生跋

  傅增湘(1872-1949),字沅叔,一字淑和,號書潛,別署藏園居士、雙鑑樓主人,四川江安人。近代著名藏書家、版本目錄學家,其藏書大部分捐贈於公。

  今年是傅增湘誕辰150週年,現輯出《國家珍貴古籍名錄》中收藏的部分傅增湘題跋,以饗讀者。在國家古籍保護中心主持的題跋整理出版項目《國家珍貴古籍題跋叢刊》、數字化項目“中華古籍資源庫”中,亦可查看、使用。

  兩漢紀六十卷

  明嘉靖二十七年(1548)黄姬水刻本

  馮舒、傅增湘、周叔弢跋 黄丕烈校并跋 傅增湘信札

  國家圖書館藏

  名錄號:03768

  《前漢紀》卷三十後傅增湘先生跋文——整理/國家圖書館 劉鵬

  荀氏《漢紀》,祥符中始鏤版於錢唐。據李巽巖燾跋語,謂家有印本,爲天聖間益州市摹刻,大抵皆差牾,衍文助語,亂布錯置,往往不可句讀。近歲浙江印本,號爲曾經校讐,其實與天聖市刻相似,是祥符刻本南渡初已不可得見矣。《天録琳琅後目》載宋版二部,有王銍序,謂是紹興十二年編脩王公出使浙東,與袁氏《後紀》同刻。即李氏所稱爲浙江印本者。然版式不詳,其真贋殆不可測。且昭仁殿儲書近已移歸典録,按目而稽,此帙竟同羽化。明正德辛巳,吕枏校刻於高陵,稱得鈔本於徐子容太宰家,缺謬滋多。嘉靖戊申黄姬水刻本,稱得宋本於雲間朱氏,然奪文誤字,觸目皆是。萬曆戊戌國子監刻本,視前二本差勝,未知所據爲何本。以時代測之,當出祭酒馮夢禎手(後刻《三國志》二年),較爲可信,第傳世乃絶稀。康熙中,襄平蔣氏乃取各本互校重刊,坿《異同考》於後。《四庫全書》即據此本著録,於字句粗爲訂正,而佚文無由增補也。昔年訪瞿良士於罟里,索閱此帙,每葉二十六行,行二十四字,末卷有校書人官銜一行,且爲葉文莊菉竹堂藏書,其源於宋本,毫無疑義。匆遽不及校閱,僅手橅首葉以歸,十餘年來,往還心目。偶欲取荀書誦之,以焉烏彌望,輙復掩卷,更深悔琴川之游失之交臂也。

  乙丑殘臘,敞友持臨清徐梧生司業家遺書來售,中有黄刻《兩漢紀》。荀書爲黃蕘圃手校,所據亦舊鈔本,每五卷後皆有校書人官銜,所紀行款與瞿氏本正同,敬、匡、恒、桓皆缺避,校書人爲山陰縣丞、主簿等官,蓋即李巽巖燾所稱江浙印本曾經校讐者也。展誦細繹,詫爲未見祕笈,亟揮重金,毅然收之。除夕始以全帙來,發匣中黄刻本從事校録,雞鳴而息,得終三卷。新正楗户不出,竭三月之力,差得竣功。全書增補改易凡二千一百三十有五字,茲舉犖犖大者録於左方。若單詞片語,爲南監、襄平二本訂正所未及者,十居七八,更不具焉。噫!可謂富美。顧有不可解者,黄姬水序稱得宋本於雲間朱氏,按朱氏名大韶,字象玄,其家横經閣藏書最富(余别藏宋本《方言》、宋本陸放翁詩集,皆有横經閣印),且相傳有以美婢易放翁諸公手評袁氏《後紀》之事,是碻為宋本無疑。黄氏父子仍世以文章名吴中,鑒别要自有真,乃翻刻此書,其沿誤不異於諸本。尤可異,卷二十一元帝四年全年事,凡八十二字,明代二本咸完具無缺,黄刻乃獨逸去,豈黄氏所得乃别一宋刻陋本邪?抑委之鈔胥,任其佚漏,而不及寓目邪?昔人謂明代刻書輕改古式,竄易字句,往往“刻一書而書亡”,殆亦未可目爲過激之論矣。

  憶壬癸之間,余蟄居海濱,與保山吴佩伯慈培互結丹鉛之約,郵筒往還,殆無虛日。佩伯篤嗜古籍,尤致力於荀氏書,曾舉正德、萬曆、嘉靖三本互相校勘,又取《漢書》《通鑑》疏通證明,眉端細字,爛若繁星。嘗恨古刻舊鈔不可得見,無從是正其得失。余歸自虞山,因以手摹首葉貽之,欣懌無似,然終以不窺全豹爲歉。佩伯歿後,其手校諸書,遺言鄭重相付,隱然有依附青雲之意。今得蕘圃校本,乃檢佩伯所勘,比類觀覽,其卷中致疑各條,黄校皆一一爲之補完,知其精心鋭討,所得獨深於古人,遂多闇合。喜奇書之見投,傷良執之長逝,賞奇析異,牢落寡儔,不覺起天地悠悠,愴然涕下之感矣。初春微雪,兀坐小園,紅梅山茶與翠竹蒼松交光几案,清香古豔,恍志怡神,實新年第一快意之事,泚筆記之,不知其詞之冗也。丙寅人日,藏園主人記。

  (節選自《國家珍貴古籍題跋叢刊·第九册》,國家圖書館出版社,2022.1)

  網址

  更多古籍資源,請登錄“中華古籍資源庫”:

  http://read.nlc.cn/thematDataSearch/toGujiIndex

联系我们
电话:010-88544649
传真:010-68476406
扫描关注我们
保护计划
简介
工作机构
政策法规
规划
标准规范
工作简报
相关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
中国国家图书馆
国家典籍博物馆
中国古籍保护协会
北京大学图书馆
中国社会科学院图书馆
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
各省保护中心
电话:(+86 10)88544317  © 国家古籍保护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