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题跋整理
题跋整理
题跋集萃│《说文解字》

来源:国家古籍保护中心
日期:2018-03-20
题跋整理:湖南圖書館  尋霖
提要撰寫:國家圖書館  李致忠
編輯排版:趙洪雅 

  《说文解字》是我国第一部按部首编排的字书,汉代经学家、文字学家许慎撰。许慎,字叔重,东汉汝南召陵(今河南漯河市召陵区)人。《说文解字》成书于汉和帝永元十二年(100)至安帝建光元年(121)间,此时许慎年富力强,才思敏捷,学业精熟,其所撰《说文解字》亦造诣精深。

 

许慎像 

  《说文解字》凡收字9353个,重文1163个,注文13万3440个。按文字形体及偏旁构造,分列为540部,首创字画部首编排法。字体以小篆为主,有古文、籀文等异体则列为重文。每字下有注释,大抵先释字义,再释形体构造及音读,依据六书解说文字,系统地阐述了汉字的造字规律——六书,并开创了部首检字之先河,对后世字书影响巨大。

  《四库全书总目》该书提要说:

  “训诂简质,猝不易通;又音韵改移,古今异读;谐声诸字,亦每难明。故传本往往讹异。宋雍熙三年(986),诏徐铉、葛湍、王惟恭、句中正等重加刊定。凡字为《说文》注义、序例所载,而诸部不见者,悉为补录;又有经典相承,时俗要用,而《说文》不载者,亦皆增加,别题之曰“新附字”;其本有正体,而俗书讹变者,则辨於注中;其违戾六书者,则别载卷末;或注义未备,更为补释,亦题“臣铉等按”以别之;音切则一以孙愐《唐韵》为定。

  这是说徐铉等人曾奉诏校定《说文解字》。徐铉校定本世称“大徐本”。南唐时,徐铉弟锴撰有《说文解字系传》,即所谓“小徐本”。

 

00346 説文解字十五卷   (漢)許慎撰 

宋刻元修本 

葉啓發、葉啓勳跋 

湖南圖書館藏 

  《说文解字》初刊于宋,自来以降刊刻不绝。其最早刻本当推北宋雍熙三年(986)国子监刻本。此后,此书一刻再刻,版本繁多。今天为大家介绍的这部《说文解字》,据刻工判断,似可定为“南宋初期杭州地区刻元杭州地区修补本”。

  此本有叶启发、叶启勋两人跋文:

 

 

叶启发跋

  許氏之學晦於元明,顯於乾嘉。以元明兩朝公私家刻書之盛,而大徐《解字》、小徐《繫傳》,曾無一本之翻雕,其明證也。迨明崇禎間,虞山毛晉始以家藏宋本《説文解字》翻雕,於是大徐終亥始一之本,得盛行於世,其功固非淺鮮也。毛本後有其子扆跋,稱“先君購得《説文》真本,嫌其字小,以大字開雕”。結構頗精,知其出當時名手所寫者矣。乾隆中,金壇段懋堂大令玉裁據青浦王蘭泉少寇昶及吴縣周漪塘明經錫瓚兩家所藏宋本,成《汲古閣説文訂》,凡兩宋本同者則曰“兩宋本同”,異者則分别之曰“王氏宋本作某”“周氏宋本作某”。周本不知所歸,王本後爲歸安陸存齋運使心源所得,見《皕宋樓藏書志》。其本後有阮氏手跋曰“嘉慶二年夏五月,阮元用此校汲古閣本於揚州學署。毛晉所刻即據此本。凡有舛誤,皆毛扆妄改”云云,頗疑文達之言,失之過甚。陸書後歸日本巖崎静嘉堂,孤懸海外,無從取證也。十餘年前,海鹽張菊生年伯元濟編印《續古逸叢書》,先世父曾爲之從静嘉借得影行。其書小字絶精,不知毛本何以爲嫌,亦可怪也。乙亥夏月,仲兄定侯從估人手購得此本,取影本按之,一一相合。書中有“毛扆之印”四字、“斧季”二字朱文對方印,知即毛氏據刻之底本,刊於北宋真宗時者也。再取毛本略勘,多不相同。因知毛氏刊刻此書,不僅改易字體,盡失宋本真面,而且竄亂實多,宜其見譏於段、阮諸氏。使非得此本一取證之,方且稱其傳刻孤本之功,瓣香爇奉,又豈意其竄改舊本,貽誤後學,直大徐之罪人也耶?昔黄蕘圃嘗曰“汲古閣刻書富矣。每見所藏底本極精,曾不一校,反多臆改,殊爲憾事”云云。蕘圃佞宋,故有是言。余於毛氏校刻此書,及獲觀其底本而益信。東明葉啓發記於宣和書譜廿卷人家。 

  (首册扉頁,前有“華鄂堂”“南陽”印,後鈐“葉十”印) 

  

叶启勋跋

  辛巳八月避亂耒陽,此書之入吾家,又再經兵燹矣。古人寶愛,得以流傳於余手,余又安可不特加珍護耶?定侯。(首册扉頁葉啓勳跋)

联系我们
电话:010-88544649
传真:010-68476406
扫描关注我们
保护计划
简介
工作机构
政策法规
规划
标准规范
工作简报
相关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
中国国家图书馆
国家典籍博物馆
中国古籍保护协会
北京大学图书馆
中国社会科学院图书馆
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
各省保护中心
电话:(+86 10)88544317  © 国家古籍保护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