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照片,以图象的方式记录着人类历史,具有别具一格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1860年英国人菲利斯·比托拍摄了第二次鸦片战争场景,留下了最早的中国系列影像。此后很多外国旅华摄影师都用手中的镜头记录下了中国历史的影像。

  本次展览呈现的100帧老北京照片,是1914年至1927年间德国摄影师汉茨·冯·佩克哈默所拍摄的。辛亥革命之后的北京正经历着传统与现代的裂变,北京城内庄严的皇家建筑和生活中的百姓鲜活的表情,借由一幅幅老照片生动再现。黑白光影,正如文学家们笔下优美的文字,令人无限回味。

   
 
  北京的皇宫御苑是多么庄严美丽呀!看,那些绿的或黄的琉璃屋顶,那些雕梁画柱,那些白玉石的桥栏,那些多角的各式各样的亭子,和那些金碧辉煌的牌楼,都是多么优美的艺术品啊!这些楼台殿阁,无论是在春暖花开的时候,还是秋风明月之下,都足以使人犹如仙境之感。多少代的诗人曾写出多少篇诗歌,赞颂这些美景啊! ——老舍《北京》
               
     
   
 
  北京在人为之中显出自然,几乎是什么地方即不挤得慌,又不太僻静:最小的胡同里的房子也有院子与树;最空旷的地方也离买卖街与住宅区不远。这种分配方法可以算在我的经验中——天下第一了。北京的好处不在处处设备得完全,而在它处处有空儿,可以使人自由地喘气;不在好些美丽的建筑,而在建筑的四围有空闲的地方,使它们成为美景。每一个城楼,每一个牌楼,都可以从老远看见。况且在街上还可以看见北山与西山呢! ——老舍《想北平》
               
     
   
 
  城内城外有许多寺院开放,任人游览,小贩们在庙外摆摊,卖茶、食品和各种玩具。北城外的大钟寺,西城外的白云观,城南的火神庙( 厂甸)是最有名的。可是,开庙最初的两三天,并不十分热闹,因为人们还正忙着彼此贺年,小孩们特别热心去逛,为的是到城外看看野景,可以骑毛驴,还能买到那些新年特有的玩具。白云观外的广场上有赛轿车赛马的;在老年间,据说还有赛骆驼的。这些比赛并不争取谁第一谁第二,而是在观众面前表演骡马与骑着的美好姿态与技能。——老舍《北京的春节》
                   
     
   
 

  祁老太爷什么也不怕,只怕庆不了八十大寿。在他的壮年,他亲眼看见八国联军怎样攻进北京城。后来,他看见了清朝的皇帝怎样退位,和接续不断的内战;一会儿九城的城门紧闭,枪声与炮声日夜不绝;一会儿城门开了,马路上又飞驰着得胜的军阀的高车大马。战争没有吓倒他,和平使他高兴。逢节他要过节,遇年他要祭祖,他是个安分守己的公民,只求消消停停的过着不至于愁吃愁穿的日子。即使赶上兵荒马乱,他也自有办法:最值得说的是他的家里老存着全家够吃三个月的粮食与咸菜。这样,即使炮弹在空中飞,兵在街上乱跑,他也会关上大门,再用装满石头的破缸顶上,便足以消灾避难。

——老舍《四世同堂》

                   
     
   
 

  正是得益于所有像汉茨·冯·佩克哈默先生这样的旅华外国摄影师,以及像本次展览的合作者阿勒都·卡戴里诺先生这样的文化工作者,我们才能够穿越时空再次看到用摄影技术封存的老北京城。

  无论历史如何变迁,北京以其不变的胸怀包容着一切。“爱国、创新、包容、厚德”的北京精神经过历史的沉淀,慢慢参透进城市的血脉,使北京逐渐向着世界城市发展。

国家图书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