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诸多文化体系中,只有中华文化绵延数千年。中华民族的古老智慧对全世界文化文明发展曾经有过积极、重要的影响,这影响至今仍存,充分表明了中华文化的伟大生命力。
中华民族祖先创造并不断完善的造纸术、印刷术、指南针、火药,作为中国古代的四大发明,曾经大大推进了世界文明的进程。典籍作为文明的重要载体,在文化传承上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但是珍贵的古代典籍,迭经历史上的政治动荡、兵燹水火之厄,迄今遗存下来的,可以用吉光片羽、百不存一来形容。由于自然因素造成的典籍损坏自不必说,仅仅人为因素,如焚书坑儒、文字狱等政治因素,就造成了大量重要典籍的散亡。往哲先贤为中华民族文脉的延续,以生命的代价使典籍得以流传,或留下实物,或留下记载,付出了艰苦的努力。他们保护修复的理念和实践,至今仍为我们所参考。
在百废待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政府即投入资金修复《赵城金藏》,让文物工作者至今津津乐道。特别是20世纪五六十年代,民间的文献如百川归海,纳入公藏机构,形成以公藏为主的新格局,更是给古籍的保存保护以更广泛的空间。五十余年来,随着国家经济条件的逐渐改善,政府对古籍保存保护的投入也在不断加强。库房的建立和改造、缩微胶片的拍摄和使用、珍贵典籍的复制和推广、文献的修复和保护研究,逐渐融入了更多的科学内容,见到了喜人的成效。
但是,我们所面临的仍然是一个非常尴尬的局面:一方面是大量待修复的古籍,一方面是严重匮乏的人员队伍和与世界先进水平相差甚远的科研环境。如何提高对典籍保存、研究、推广、修复的能力,使珍贵典籍无失传之虞,是当代文化工作者的责任。
我们回顾历史,审视今天,展望未来,是希望更多的公众通过了解古籍特藏和保护技艺——这一兼有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双重性质的人类文化遗存,升发出中华民族的自豪感,同时也对全人类的宝贵财富倾注更多的关注,共同为典籍传诸永久,付出一致的努力。
老子云:“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就是讲有限的物质资源之所以能造福人类,要依赖无形的文化和公正的制度来支撑。当前,了解自身历史文化发展历程,成为民众首要的文化需求。为子孙万代保存中华古籍,就是延续中华民族的文化生命之根。古籍的保护,国家已投入了大量的资金,相对古籍目前的存藏状况,急需更大的投入。我相信,在各方共同努力下,这项事业必能获得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