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绸之路在古代是一条横贯亚洲、连接欧亚大陆的著名陆上商贸通道。它是沟通东西方之间经济、文化的重要桥梁,把古代的中华文化、印度文化、波斯文化、阿拉伯文化和古希腊文化、古罗马文化联系了起来,对促进东西方之间文明的交流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因而丝绸之路它不仅仅是一条商业贸易通道,更是一条东西方的对话之路,文化思想和宗教的传播之路。

  佛教在公元前三世纪阿育王时代开始从恒河流域扩展到印度各地, 并由印度西北逐渐传入到安息、大夏、大月氏、康居,然后沿着丝绸之路向东传入中国新疆,形成了于阗、龟兹和吐鲁番三大佛教中心,并由新疆继续向东经过传入中原。
  《金光明经》是古代丝绸之路上各民族最为推崇的经典之一,丝绸之路沿线各地出土的大量梵文、于阗文、藏文、蒙文、满文、回鹘文、西夏文写本。
  《金光明经》在中国的翻译与流传曾经历了一个由简到繁的过程:先有零品单行,次有略本行世,后来逐渐增广,到唐时才称完备。在这一过程中曾涌现出了多种汉译本,其中三本最为著名:
  其一,北凉昙无谶玄始年间(412—427)译《金光明经》,四卷,十八品。此本为较早较全的译本,且智者大师曾特作《金光明经玄义》及《金光明经文句》,故此本流传很广;
  其二,隋开皇十七年(597)大兴善寺沙门宝贵等综合各家译本,删同补缺(主要是依据昙无谶译本,增补以梁时真谛译本中的四品,及新寻获梵本、隋时补译的两品)而成《(合部)金光明经》,八卷,二十四品;
  其三,唐武周长安三年(703)义净译《金光明最胜王经》,十卷,三十一品,略称《最胜王经》。在诸种译本中,此本最后出,品目义理最为完备,以后唐慈恩宗慧沼撰疏十卷,大事弘扬,此本遂成为了后世通行的本子。
  上述三种译本在敦煌文书中均存有大量抄件,但经前抄有《忏悔灭罪金光明经冥报传》(以下简称《冥报传》)的则主要是凉译本(如S.364、S.1963、S.3257、S.4155、S.4984、S.6514等卷),及凉译本与唐译本的混抄本(如S.2981、P.2203、L.735等卷)。而《冥报传》中所言应当抄写的《金光明经》则均为四卷本,即凉译本。
  伴随着《金光明经》的盛行,为弘通该经而编写的灵验故事也不断涌现,专书如明受汰辑《金光明经感应记》(附《金光明经科注》后,收载于《续藏经》第一编第九十二套)即存留至今。但若论单则故事,却以敦煌文书中保存的《忏悔灭罪金光明经冥报传》最为精彩。
  2005年,国际敦煌项目策划了中国、俄罗斯、印度三国学者联合研究中亚写本学的计划,这一计划得到福特基金会的支持。该计划在两年内在中国、俄罗斯、印度分别组织三次不同主题的研讨会。
  2006年11月20—22日在国家图书馆举行的第一次会议的主题,即是就《金光明经》的翻译、研究与整理、数字化情况进行讨论,以推动丝绸之路相关文献的整理与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