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
  继首届丝绸之路国际文化论坛2014年12月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成功举办后,第二届丝绸之路国际文化论坛在2015年9月13日到15日移师俄罗斯联邦首都莫斯科并隆重举行。
  2015年9月15日,第二届丝绸之路国际文化论坛在总统酒店举行了多场分论坛活动。论坛主题涵盖丝路沿线精神资源的发掘,及具体文化交流项目的探讨,包括图书馆的合作与资源共享、影视制作的合作前景、文化遗产旅游资源开发等。由于丝路沿线各国图书馆博物馆收藏了丰富的、本国本民族的珍贵文献遗产,当时任中国国家图书馆馆长助理的孙一钢,提议成立丝绸之路图书馆联盟,这一建议得到与会专家的赞同。
  丝绸之路犹如一条丝带将丝路沿线国家的文化思想连结在一起。今天尽管这些国家尊奉的文化信仰不同,但是文化传承的载体——图书馆却是相同。丝路国家文化史证明,当这个国家、民族开始用文字表达思想也就开始了对文字记录的收藏,于是就产生了对记载思想成果载体作长久保存、传承的图书馆。丝绸之路的文化记忆虽然在各个国家留存的不同,但是图书馆承担着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文化传承的神圣使命是一致的。离开了图书馆文化传承,人类文化、丝路文化很难薪火相传、亘古不灭。
  “中国的敦煌学研究很优秀 很多项目必须全球合作”——《欧洲时报》专访国际敦煌项目主任魏泓
  英国人魏泓原本学哲学专业。1979年,在一次跨越西伯利亚到中国的火车之旅后,她被中国文化的磁力所吸引,重新从本科开始读书,主攻古汉语和唐代文人阶层,博士期间参与大英图书馆国际敦煌项目的筹建。作为“丝绸之路”领域的专家,她很欣赏唐代大国的自信和对各种文化的包容,目前“一带一路”的热门也使她更经常到中国出差,并“一直很忙”。她透露,9月底,敦煌研究院院长将来到大英图书馆共同探讨明年的合作项目。
  魏泓表示,国际敦煌项目最大的困难是找资金。大英图书馆提供的资金较为基础,研究项目、展览等资金都是外部资金,很多国际会议上,经常碰到中国同行希望他们更快推进馆藏资源数字化。“我们有很多资源,也有很多想法,但是资金有限。近年来以及今后的几年,欧洲公共机构的资金都会是个大问题,我们已确定不会得到更多公共资金。”
  欧洲时报:中国有句话说“敦煌在中国,敦煌学在国外”,认为中国的敦煌学研究不如国外,你怎么看?
  魏泓:不不不,我不这么看。中国的敦煌学研究很优秀。敦煌资料也包括很多非中文的文献。比如,伦敦大学有位学者专攻大夏古国语和粟特语,这是非常专业的领域,其他国家都没有这方面专家,所以很多项目必须全球合作。近十几年来,也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学者开始学习丝绸之路上存在过的其他语言,比如研究佛教必需的梵语。中国学者很专业,但敦煌研究是全球性的,无国界的,各国的专家都会共享研究成果、参与讨论。
  欧洲时报:国际敦煌学开山鼻祖之一、英籍犹太人马尔克·奥莱尔·斯坦因在中国是一个非常有争议的人。一说起斯坦因,很多中国人立刻联想到敦煌文物流失(1907年,斯坦因在中国仅用了4个马蹄银,从一位道士处换来29箱敦煌珍稀古典经书、绢画和丝织品),为此感到惋惜和难过。作为斯坦因收藏的负责人,你怎么看待这些流失的中国文物?
  魏泓:一个世纪前的对与错……是可以讨论的,也还可以讨论。对此我也很矛盾。作为这些敦煌文献的负责人和学术研究者,在100多年后的今天,我更关心的是这些文献资料被更好地保管维护,更方便其他学者查找。
  除了日本的敦煌文献为私人收藏,其他斯坦因等早期考古和探险家的探险都由公共机构资助,因此这些材料最终也都被公共机构所保管,公众也有机会看到。我希望,五年之后这些文献资料都能变成公共财产,所有人都能自由发表。虽然现在人人都能看到并下载,也能自由地进行学术方面的发表,但商业出版还得顾及各个馆藏不同的版权限制,这是我们下一步努力的方向。法国方面去年已经把所有馆藏的高清电子图像给了敦煌研究院。
  10月13日,由中国文化部、阿拉伯国家联盟秘书处主办,中国国家图书馆、中国对外文化集团公司承办的“中国阿拉伯国家图书馆馆长论坛”在中国国家图书馆举行。中国文化部副部长丁伟、也门文化部副部长沙瓦菲、中国国家图书馆馆长韩永进出席并分别发言……
  中国记忆项目——蚕丝织绣   陕西省图书馆“丝绸之路”专栏书库亮相两会…   西北五省区共同举办丝绸之路珍贵典籍展
©国家图书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