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图书馆界 > 国图采编网

 

第一届全国图书编目工作研讨会优秀论文选 - 试论西方近现代编目思想对FRBR的影响

罗翀,张玮
中国国家图书馆,北京,100081

摘 要:IFLA于1998年提出的数据概念模型──书目记录的功能需求(FRBR),以一种新的方式来排列书目实体,用一种实体-关系模型使智力或艺术的创作产品、产品的创造者和主题联成一体。一个运用FRBR原则组织的目录在利用馆藏方面会带给用户更有用的信息和更有效的方法。该文第一部分回顾了西方近现代编目思想的发展简史,进而重点分析潘尼兹、卡特和柳别斯基提出并逐步确立的目录功能思想;在第二部分将介绍FRBR的核心内容,重点分析四个用户任务以及西方近现代目录功能思想在FRBR中的体现;在第三部分将介绍目前围绕FRBR的应用所开展的一些研究的进展。
关键词:西方;近现代;目录功能思想;潘尼兹;卡特;柳别斯基;FRBR

    目录是检索文献的基本工具。一个图书馆如果没有目录就好象天平没有了刻度一样。“目录”一词来源于希腊语“katalogos”,“kata”意为“按照、根据”(according to),“logos”意为“顺序”(order)或“因素”(reason),所以编目就成为以合理的方式按一定的顺序来排列文献的工作。文献编目工作是伴随着图书馆的出现而产生,文献出版量的激增、读者需求的不断增长、现代化信息载体和技术工具的革新等因素又极大地推动着文献编目工作的发展。

    西方编目思想历史悠久,至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最早的西方目录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50年前后希腊的亚历山大图书馆,它的第二任馆长哲学家、诗人卡利马克斯(Callimachos,B.C.305-B.C.240)被奉为西方图书目录的先驱。在漫长的发展历程中,西方目录经历了由“财产目录”(Inventy catalogue)、“查检目录”(Finding catalogue)、到“文献信息资源指南”的发展过程。

    特别是17世纪以后,西方科学文化的发展出现了飞跃,西方各国图书馆逐渐向全社会开放,公众对图书馆使用需求的大幅增长极大地促进了编目工作的蓬勃发展。从潘尼兹的《91条规则》到FRBR的产生和应用的160多年间,西方编目学界的巨擘纷出,推出了众多的编目条例和规则,并在对前人条例不断地批判和继承中逐渐确立统一的编目原则,完善了编目条例,使文献编目逐步走向国际化、标准化和自动化。在众多的编目思想中,目录功能思想始终是“指南针”,是各种编目条例制定的基础,可以说,编目规则的制定都是围绕着目录功能的编目原则而展开的。目录功能思想由潘尼兹、卡特和柳别斯基等人连续提出,由此引申出的编目原则在1961年巴黎国际编目原则会议上获得通过。在《巴黎原则》精神的指引下,一系列国际化、标准化的编目条例不断出台。1998年由国际图联(IFLA)组织编写的《书目记录的功能需求》(FRBR)从一个新的视角、通过对实体、属性、关系的研究对书目记录进行了重新的分析,总结了用户的四个基本任务,并映射用户任务对书目记录的实体和属性进行了价值评估。我们发现,尽管FRBR采用的分析方法是全新的,并且FRBR化目录的实现必须依赖网络和计算机等现代化高新技术,但它所蕴涵的思想却是对前人目录功能思想的极大继承和发展,可以说FRBR是前人思想的具体化表现。

    1. 西方近现代编目思想历史回顾以及目录功能思想的产生和确立

    1.1 西方近现代编目思想发展简史

    在编目发展的历程中,杰出人物以及他们所代表的伟大思想对于编目原则的确立、编目规则和条例的产生和不断修订,以及指导目录的编制都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可以说灿烂的文献编目史正是这些编目学家光辉思想和智慧的结晶。因此,本文截取其中的几个里程碑式的重要人物和重要规则,串联起一条西方近现代编目思想史的主线,以此体现编目思想的发展脉络。

1841年,由大英博物馆馆长潘尼兹(1797-1879)组织编制的《大英博物馆印本图书著录规则》正式出版,即著名的《91条规则》,这是西方近现代第一部完整、系统的编目规则,为未来编目工作科学化和规范化,特别是英美编目体系的形成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852年,由美国图书馆学家朱伊特(1816-1868)在为Smithsonian图书馆提交的一份报告中所附的39条编目规则被认为是美国第一部编目条例,简称《朱伊特规则》,他第一次提出了集中编目的思想。

1876年,美国图书馆学家卡特(1837-1903)编制的《印刷本字典式目录规则》问世。卡特创造性地建立了三合一(著者、书名、主题)的字典式目录的理论体系。

1908年,在美国图书馆学家杜威(1851-1931)的积极倡导下,英美两国的图书馆协会合作编制了第一部跨国的统一条例《ALA目录规则:著者和题名款目》,即《AA条例》,虽然在匿名著作等问题上仍存在分歧,条例分为美国版和英国版两种版本,但是它为文献编目的国际化、标准化奠定了基础,也标志着英美编目体系的逐步形成。

1908年,德国皇家图书馆在《德柴茨科规则》(1886年)的基础上制定了包括241个条款的《普鲁士规则》,标志着普鲁士编目体系的正式形成。

1941年,美国图书馆协会组织编写了《著者、书名款目规则(试用版)》。但是规则的繁冗和机械引起了各界的强烈不满,从而引发了对规则的修订。

1941年,美国图书馆学家奥斯本发表了《编目的危机》一文,严厉批判了1941年《试用本》条例,提出编目的实用主义原则并建议实行详、简、基本三级的著录方法。

1949年,美国图书馆协会对《AA条例》进行了修订,出版了《ALA目录规则:著者和题名款目》(即红皮书),同年又出版了修订后的《描述性编目规则》(即绿皮书),从而完成了对原有条例的全面修订,产生了划时代的影响。

1953年,美国图书馆学家柳别斯基(1898-2003)提出了一份名为《编目的规则和原则》的报告,对红皮书的修订进行了分析和批判,第一次提出编目规则的制定要依据一定的原则。该报告是有史以来最重要的西方编目理论著作之一,对编目条例的制定产生了积极而深远的影响,也最终促成了巴黎国际编目原则会议的召开。

1961年,国际编目原则会议在巴黎召开,会议发表了包括12条55款的“巴黎声明”,即“巴黎原则”(Paris Principles)。该声明对英美编目体系和普鲁士体系之间的分歧作了尽可能的协调,成为编目工作走向国际标准化的第一块里程碑。

1967年,英、美、加三国图书馆协会和美国国会图书馆根据“巴黎原则”精神出版了《英美编目条例(第1版)》(AACR1),仍分为北美版和英国版。

1971年,由国际图联组织的专门工作小组编制的第一个国际标准,即《国际标准书目著录(专著)》(ISBDM)正式出版。

1978年,由戈尔曼和温克勒主编的《英美编目条例(第2版)》(AACR2)出版,它改革了传统的手工编目的方法,使之适应编目工作的标准化、网络化和自动化时代的要求。

1988年,AACR2的修订版AACR2R正式出版。此后AACR2于1993年、1998年和2002年几经修订,逐渐成为更现代化、更具前瞻性的编目条例。

1998年,《书目记录的功能需求》(FRBR)正式出版。

    1.2 潘尼兹、卡特和柳别斯基的目录功能思想

    在漫长的编目发展史上,目录功能思想一直是编目学家关注的焦点,也是最重要的编目原则之一,它象指路的明灯指引着各种编目规则和条例的制定。目录功能思想由潘尼兹、卡特和柳别斯基连续提出,最后在《巴黎原则》中得以确立,并得到编目界的认同。

    1.2.1潘尼兹和他的《91条》

    潘尼兹是英国图书馆界的先锋,他为不列颠博物馆目录所编制的《91条规则》是第一部系统的编目条例。潘尼兹认为目录的作用在于,“读者可能知道他需要的作品,但不能指望他知道不同版本的所有特征,这些信息他有权利从目录中获得。”美国图书馆协会主席Maurice Freedman这样总结潘尼兹的目录功能核心思想:

使一个著者的作品相互关联,以便使用户能够知道这个著者的所有作品。

识别和区分特定的版本、译本等,以便使一部特定作品的不同版本、译本之间不会混淆。

汇集一部作品的所有版本,以便使用户在查找一个特定出版物时不仅只是找到它,还能找到这个出版物所表示作品的其他所有版本以及与之相关的其他作品。

    我们可以看到潘尼兹的思想在160年后的今天仍在延续,几乎没有改变。

    1.2.2 卡特和他的思想

    卡特是另一位里程碑式的人物。他的代表作《印刷本字典式目录规则》奠定了字典式目录的基础,使字典式目录成为许多图书馆普遍使用的目录形式。卡特第一次系统地提出了字顺目录的三大职能:

使读者可以找到一本书,只要

A) 著者已知 或

B) 题名已知 或

C) 主题已知

揭示图书馆所拥有的馆藏

D)由一个特定著者所作

E) 关于一个特定的主题

F) 属于一个特定的文学类型

帮助读者选择一本图书,根据

G)图书的版本

H) 图书的特征

    第一个职能强调图书馆目录是特定文献的查检工具,应提供每本书的个别款目和著者、题名、主题等检索路径;第二个职能强调目录还是一组文献的查检工具,应为每组文献提供统一的款目;第三个职能是关于目录的文献描述职能,文献描述应能使读者区分一个特定文献的不同版本,能在选择文献时提供足够的区别性特征的信息。

    卡特在提出目录职能的同时,还探讨了实现这些职能的方法和途径:

著者款目并带有必要的参见(实现A和D)

题名款目或题名参见(实现B)

主题款目、交替参见和分类的主题表(实现C和E)

形式款目(实现F)

提供版本和出版信息,必要时应带有附注(实现G)

附注(实现H)

    卡特是第一位明确阐述目录功能的编目学家,他认为目录的核心功能是文献的检索。

 

    1.2.3柳别斯基和“作品”

    柳别斯基是编目界的另一位巨擘。在60年的创作生涯中,柳别茨基最主要的巨著是:《编目规则和原则》(1953年)、《编目条例》(1960年)和《编目原则·最终报告》(1969年)。柳别斯基的思想对英美编目条例影响重大,在《编目条例》草案中,他系统地阐述了目录的如下功能:

能容易地确定一种特定出版物的馆藏位置(查检功能);

能把图书馆所藏的同一著者的不同作品和同一作品的相关版本集中在一起(汇集功能)。

    柳别茨基吸取了潘尼兹、卡特的思想,创造性地提出“图书”和“作品”的概念性区别:“作品”是一个抽象的概念,是指一个著者艺术或智力的创作;而“图书”是一个作品特定的时空的载体表现。他认为:“论述主要款目功能的问题必须以承认下列事实为前提:a)图书馆的资料──图书、手稿、声音记录等,是著者作品的表示,而不是作品本身;b)一个特定作品在图书馆中是以不同的形式或版本、以不同的著者名称或不同的题名被表示出来的。”柳别茨基赋予了“作品”特别的涵义,使这一概念通俗化,并使目录的汇集功能与之相联,构造了一种能够汇集一个著者的所有作品和一部作品的所有版本的集成目录的预想。同时,他还将此概念与“主要款目”的概念紧密相联。

    简而言之,柳别茨基发展了基于“作品”概念的编目理论。这一思想在FRBR的实体分层中得到了最好的体现。

    1.2.4 《巴黎原则》中确立的目录功能原则

    在柳别茨基的影响下,1961年10月,国际图书馆界的专家学者在巴黎召开了著名的“国际编目原则会议”,发表了“巴黎声明”,声明明确规定了图书馆字顺目录的功能:

揭示图书馆是否拥有以下特点的特定图书

A)图书的著者或书名,或

B)书上没有标明著者,仅有书名,或

C)著者或书名都不合适或不足以说明该书著者、书名事项时,用适当的名称代替书名。

揭示图书馆拥有的某一特定著者的所有著作以及某一特定著作的所有版本。

《巴黎原则》标志着以潘尼兹、卡特、柳别斯基思想为基础的目录功能原则最终确立。

    2.FRBR的核心内容及西方近现代目录功能思想对其的影响

    2.1 FRBR简介

    潘尼兹-卡特-柳别斯基的链条表明了在过去的160多年中,目录功能是如何被理解、被改进的。然而,这三个人的思想都是建立在印刷型卡片目录的基础上的。虽然,柳别斯基后期的作品中涉及到一些计算机的问题,看到了互联网和图书馆目录在线检索的发展,但是还远远不能满足信息爆炸时代对目录功能的要求。

    《巴黎声明》颁布后不久,国际编目环境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方面,机读目录的出现使卡片目录逐步走向消亡,目录组成部分的款目变成了一条条的记录,目录本身也被文档甚至数据库所取代。另一方面,编目对象也发生了质的改变,电子资源、网络资源蜂拥,如何用机读目录反映和检索现代信息资源?这些命题迫使人们重新反省《巴黎原则》所确定的目录功能。同时,经济压力也要求编目机构简化编目程序,通过更多采用“最简级”的编目方法来跟上出版物不断增长的速度,而国家或国际的共享编目项目的不同也需要一个为“基本”或“核心”级记录建立的统一标准。

    为此,国际图书馆界专家重新审视每个数据元素和用户需求之间的关系于1998年确定了一项书目记录功能需求的新模型──FRBR。FRBR研究的目的是通过一个清晰定义的结构化的框架,确定书目记录中包含的数据与记录用户的需求之间产生关联,并推荐由国家书目机构创建的记录的基本级功能。FRBR采取独特的实体分离方法,以用户需求为核心,分析数据要求,建构一个实体、属性和关系与用户任务间的映射框架。

    FRBR在内容上包括两个部分:第一部分设计了实体-关系模型,第二部分是研究组对基本级国家书目记录的推荐;在结构上由7个章节和1个附录组成。

    FRBR概念模型具有最广泛意义上适用性。在用户对象方面,包括图书馆的读者和职员、出版者、发行者、零售商,以及传统图书馆意义之外的信息服务的提供者和使用者;在书目记录的应用方面,涉及采访、编目、财产管理、流通和馆际互借、保存以及参考和信息检索的各个方面;在资料的形式和载体方面,涉及文字的、测绘资料的、音像的、图表的和三维资料等形式,以及纸张、胶卷、磁盘和光媒体等载体;在书目记录的功能方面,包含著录元素、检索点(名称、题名、主题等),以及其他“组织”元素(分类号等)和注释。

    2.2 FRBR的核心内容

    2.2.1. 实体

    所谓“实体”代表的是书目数据用户感兴趣的关键对象。实体分为三组:第一组实体包含的是智力或艺术创作的产品,在书目记录中命名或描述为:作品(Work)、内容表达(Expression)、载体表现(Manifestation)和单件(Item);第二组实体包含对智力或艺术内容、物理生产和传播或产品的保管负责的实体:个人(Person)和团体(Corporate body);第三组实体包含服务于智力或艺术创作主题的附加实体集合:概念(Concept)、实物(Object)、事件(Event)和地点(Place)。下列的图1体现的是第一组实体之间的关系,图2体现的是第一组实体和第二组实体之间的“责任”关系,而图3则体现第三组实体和第一组实体“作品”之间的“主题”关系。(图1、图2和图3源自IFLA《书目记录的功能需求》最终报告)

 



 

    2.2.2属性

    模型中定义的每个实体都有与之相关联的一套特征或属性。实体属性的作用是作为检索的途径,用户在查找某个特定实体的信息时可通过这个属性来组织检索并分析获得的反馈信息。模型中定义的属性通常分为两大类别:一类是一个实体中固有的,而另一类是外部所赋予的。第一大类不仅包括物理特征(如物理载体和实物的大小),还包括作为标签式信息的特征(如在题名页、封面或封套上出现的陈述性内容)。第二大类包括为实体分配的标识符和上下文的信息。

    模型为每个实体定义了与之相关的一套属性,其中“作品”包含作品题名、作品的形式等12个属性;“内容表达”包含内容表达的语言、日期等25个属性;“载体表现”包含责任说明等38个属性;“单件”包含单件标识符等9个属性;“个人”包含个人名称等4个属性;“团体”包含团体名称等5个属性;“概念”“实物”“事件”和“地点”实体都只包含术语一个属性。模型对实体的每一属性都做了详细的定义和说明。

 

    2.2.3 关系

    除了前文所说的责任关系、主题关系外,FRBR模型还对实体之间可能的相互关系作了更详细的说明,通过确定关系为用户提供导航,协助检索。作品和作品的关系有翻译、配曲、模仿、改编、改写等;还包含整体和部分的关系,如一部作品由多个作品组成;内容表达与版本的关系有节本、删节本、修订本等;载体表现和单册的关系有合订、分装、或复制等等。

 

    2.3 用户任务

    FRBR模型在对实体、属性和关系研究的基础上,总结了用户的四个基本任务:

发现实体(按实体的属性或关系从文档或数据库中检索到一个或一组实体);

识别实体(确认找到的实体正是所要查寻的实体,或从两个或两个以上类似特征的实体中区分出所需要的实体);

选择实体(根据内容、物理格式等选取符合用户需求的实体,或舍取不符合用户需求的实体);

获取实体(通过购买、借阅等途径获得实体,或通过联机方式存取远程计算机上的一个实体)。

    既然目录用户有上述四项需求,那么满足其需求的书目记录也须具备发现、识别、选择和获取实体的职能。这里所体现的目录功能思想正是对近现代编目思想的极大继承和发展。

    首先,FRBR完全实现了潘尼兹的目录功能思想。让我们用FRBR的语言来重述一下潘尼兹的目录功能思想(见1.2.1):

使一个著者的作品相互关联,以便使用户能够知道这个著者的所有作品。

识别和区分一部特定作品的特定内容表达和载体表现,以使它们之间不互相混淆。

汇集所有作品及它们的内容表达和载体表现,以便使用户在查找任何一个实体时都能查找到层次中其他相关的实体以及与这部作品相关的其他作品。

    再来比较一下卡特的目录思想。一个以网络为基础的FRBR化的电子目录,可以完全满足卡特的编目规则,而且比卡特所要求的内容更丰富。根据FRBR所定义的完整的属性和关系框架,知道作者、题名或主题,就可以实现卡特定义的“找到一本书”(载体表现或单件)的目录功能;通过作者、主题或文献类型(作品或内容表达的属性),可以实现“揭示图书馆的馆藏”的目录功能;通过使用载体表现的属性,可以实现“根据版本细节帮助读者选择书籍”的目录功能;而通过作品或内容表达,来实现“根据特征帮助读者选择图书”。

    同样,FRBR也完全满足了柳别斯基的原则。柳别斯基的著作直接启发了FRBR的灵感。柳别斯基提出的“识别由单件或出版物表示的著者或作品,并使同一著者的不同作品和同一作品的不同版本和译本相互关联”正是FRBR所要实现的任务之一。通过作品实体、责任者实体和规范控制,就可以实现柳别斯基提出的“揭示图书馆是否拥有某个特定著者名称或特定题名的出版物”的目录功能。

    由此可见,FRBR模型不仅实现了潘尼兹、卡特、柳别斯基的目录功能思想,满足了巴黎原则的框架,更是对这些基本原则具体化的延伸。可以说,FRBR对目录揭示的职能与《巴黎原则》相比范围更大,而且更具普遍性和一般性。

 

    3.FRBR模型的影响

    FRBR的潜能是无限的,它已经在很多领域取得了突破,对编目工作和图书馆学产生重大的影响。

    首先,FRBR引发了编目界对国际标准和编目条例一系列修订的热潮:IFLA以FRBR的概念和术语重新审查ISBD,对不同类型资料的属性重新定义。特别是要进一步扩展“连续性”的概念和以电子形式记录的实体的动态特性。对基本级国家书目记录的推荐也是恢复由IFLA常务委员会编目组负责的简明ISBD的编写工作的有益的开端;FRBR的推出对编目原则产生很大冲击,各国编目界开始用FRBR的术语和概念修订编目规则。目前英、美、加等国正热烈讨论对AACR2的修订,一个名为英美编目条例修订联合常委会的机构(JSC)一直在组织这方面的研究,并计划于2008年出版AACR3,初步定名为RDA,即资源描述与存取;FRBR模型中所反映的实体-关系分析可以作为重新检验用于保存、显示和交流书目的数据格式的有用的概念框架。按照FRBR模型重构、调整、或补充MARC记录格式,可以更直接地反映出实体间的层次和相互关系;21世纪伊始,IFLA一直致力于对巴黎原则的修订,以期能实现适应联机图书馆目录和其他一些需要的目标。2003年《国际编目原则声明(草案)》在IFLA国际编目规则第一次专家会议上获得通过。《国际编目原则》以国际上主要的编目传统为基础,同时兼顾IFLA文件书目记录的功能需求(FRBR)和规范记录的功能需求与编号(FRANAR)提出的概念模型。

    其次,FRBR对联机公共目录检索(OPAC)带来新的革命。FRBR模型对书目数据库系统提出了新的挑战,全球的图书馆界纷纷制定研究计划测试FRBR是否适合大规模的书目系统,是否可以适用实际检索需求。目前,已经有一些公共检索系统率先实践FRBR理念,如:丹麦软件公司Portia研发的VisualCat;澳大利亚文学网关AustLit在构造它们的关于澳大利亚文学的超文本书目时,使用FRBR和主题图谱,包括超过385,000 个的作品实体和60,000 个个人或团体实体(作者和出版家);图书馆软件公司VTLS开发的一个综合图书馆系统的新版本──Virtua也使用FRBR模型进行检索;RLG的联合目录RedLightGreen(红绿灯)以层次结构向用户显示著作、载体表现(版本)两个实体层次;OCLC的FRBRized WorldCat研究计划,等等。

 

    4、未来研究领域

    正如FRBR报告中所说的:“为研究开发的模型最初的目的就是建立一种能帮助理解书目描述并能促进书目描述规则未来发展的逻辑框架,以便提供一个能形成普遍共识和进一步交流的基础,但这并不是研究的终点。”随着不断深入的分析研究,FRBR模型的研究空间还会不断扩展,模型本身能成为以后一系列研究的有益的开端,这些研究涉及支持书目数据创建、管理和使用的编目条例和系统的设计。FRBR引起了全球的图书馆学专家的重视和兴趣,提出了各种观点和意见,这些成为今后研究的方向。

关于用户任务。随着对目录功能研究的不断深入,用户任务也不再局限于四个基本任务,FRBR中提出了第五个用户任务,即在数据库中能够“导航”,也就是说,用户在目录、书目或数据库里通过各种关系和属性查找资源,帮助用户从一个实体“关联”到另一个实体。

关于“内容表达”实体。OCLC通过在WorldCat联合目录上的研究测试后,发现在现存的书目记录中很难界定内容表达实体,而且在有的时候,内容表达实体之间的差别微乎其微,运用内容表达实体会影响目录的有效性。FRBR为内容表达提供了一个简明的定义,但是对这个定义的解释却很有弹性,造成在编目共享的环境下,运用内容表达发生困难。因此OCLC的专家们建议放弃内容表达,或通过增加载体表现实体代替内容表达,即简化FRBR模型又不影响其功能。

关于“规范记录”。FRBR模型只限定在书目记录方面,对于个人、团体、题名和主题等实体元素只分析其标目作用,而不分析其在规范记录的层级关系和属性。模型可扩展包含通常记录于规范记录中的附加数据。特别需要的是对作为主题规范、叙词表、分类体系中心的实体和实体之间关系的进一步分析。为此,1999年IFLA成立了“规范记录功能需求和编号”(FRANAR)工作组,在FRBR模型的基础上,定义规范记录的功能需求、研究国际标准规范数据号(ISADN)的可行性、定义可能的应用和用户、确定需要ISADN的规范记录类型、检验该号可能的机构和必要的管理类型。目前,该报告的草案已在全球范围内公布,征求意见和修改工作正在进行之中。2005年4月,一个新的工作组成立,准备制定《主题规范记录的功能需求》(Functional Requirements for Subject Authority Records),即FRSAR。FRSAR的研究范围包括:建立一个FRBR框架中第三组实体的概念模型;提供明确定义的结构框架,关联主题规范记录中的数据与用户需求;帮助评价主题规范数据在图书馆界内外国际共享的潜力。在不久的将来,随着FRANAR和FRSAR的正式颁布,全球必然会掀起新的一股研究的热潮,使FRBR的思想覆盖整个书目世界。

 

    FRBR模型体现了潘尼兹、卡特和柳别斯基的编目思想,完美地包含了长期以来目录和图书馆服务的基本目标。虽然,FRBR模型在实践中还有不明确、不完美之处,特别是其中的内容表达实体还需要进一步的界定。但是,FRBR模型已经表明书目不再是一个简单地罗列文献及其特定复本或版本的清单,而是一个运用实体的作品-内容表达-载体表现-单件层次和属性、关系层级信息的丰富的情报网络。

    FRBR作为实用的数据模型和重要的理论目标,引起了全世界的兴趣和关注。我们相信,在FRBR精神的指引下,通过现代化技术的支持,编目界一定会在书目学科组织和使用户更容易地获取知识方面向前迈进一大步。

 

参考文献:

[1] IFLA Study Group on Functional Requirements for Bibliographic Records: Final report.

http://www.ifla.org/VII/s13/frbr/frbr.pdf

[2] Girja Kumar, Krishan Kumar. Theory of cataloguing. Delhi: Bharat Photocomposers, 1986.

[3] Seymour Lubetzky: writings on the classical art of cataloging. Englewood: Libraries Unlimited, 2001.

[4] 王作梅等. 西文文献编目. 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1997.

[5] 王松林编著. 信息资源编目. 北京: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3.

[6] William Denton. FRBR and Fundamental Cataloguing Rules.

http://www.miskatonic.org/library/frbr.html

 

联络方式:

(1)通讯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33号 国家图书馆

(2)电话:010-88544099

(3)E-mail:luoch@nlc.gov.cn,zhangweio@hotmail.com

 

 

 

 

 

    

 

版权声明  |  关于国图  |  支持我们  |  人才招聘  |  站点地图  |  联系我们
京ICP备05014420号 电话:(+86 10)88545426 88545360
国家图书馆版权所有